Please scan the QR code below on your WeChat
Follow us on WeChat account

WeChat ID:

Close
Please Login.
Close

July 01, 2022

CCXI affirms Hong Kong SAR’s sovereign rating at AAAg, with stable outlook

 

中誠信國際認為,香港特區經濟具備較強韌性,2019年以來,外部環境惡化以及社會事件發酵拖累香港經濟增長,對於政治穩定性也構成一定負面衝擊。 2021年,香港經濟實現較快反彈,在行之有效的審慎財政政策下,長期的財政盈餘和較低的政府債務負擔使其具備充足的財政空間,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為其對外融資能力和流動性提供保障,財政和對外償付實力保持在很強的水平;同時,在“一國兩制”的基礎上,香港特區在經濟、貿易和金融等領域享有明顯的製度優勢,全面實施基本法、國安法和本港普通法的香港保持很強的製度實力,對AAAg主體信用級別形成支撐。

 

香港特區作為全球重要的金融、航運與貿易中心,獨特的經濟地位支撐了較強的經濟韌性,在疫情反復和外部環境惡化的背景下挑戰與機遇並存。長期以來,香港經濟增速在發達經濟體中處於較高水平,2021年人均GDP超過4.9萬美元。近年來,受中美貿易摩擦、“修例風波”及新冠疫情等影響,香港經濟波動較大,在疫情前香港經濟已出現萎縮。 2020年,疫情加劇了香港經濟增速的放緩,勞動力市場受到嚴重衝擊,疫情導致的國際物流受限導致香港轉口貿易受到明顯衝擊,2020年香港經濟萎縮6.5%。 2021年,隨著復產復工的推進,在消費和出口的拉動下香港經濟顯著復甦,經濟增速達6.4%,扭轉了連續兩年的負增長。 2022年,香港經濟面臨第五波疫情的衝擊,經濟增速或放緩至2%左右1。隨著本地疫情減退以及政策支持,近期消費和營商氣氛已出現明顯改善。短期來看,疫情仍是香港經濟面臨的重大挑戰,全球經濟弱修復也將在一定程度上影響香港經濟的修復動力。在大國博弈持續、俄烏衝突加劇全球陣營分化的背景下,香港作為國際貿易、金融中心的地位也面臨一定的挑戰。但與此同時,香港經濟融入中國發展大局也將帶來新機遇。在中國經濟雙循環特別是內循環補短板以及全面實施基本法、國安法和本港普通法的背景下,通過主動對接“十四五”規劃建設國際科創中心,打造北部都會區“科技新城”;有效發揮自身在資本市場融通、稅收優惠、全球創新要素匯集地的優勢,積極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利用灣區內相對完備的產業鏈,形成粵港澳大灣區的創新樞紐與產業集聚樞紐,推動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有望提升香港經濟的潛在增長力。

 

香港特區政府財政實力雄厚,長期的財政盈餘和較低的政府債務負擔使其具有充足的財政空間,需關注人口老齡化等結構性問題的影響。長期以來,香港政府遵循“量入為出”的審慎財政原則,奉行簡單而低稅率的稅制,財政預算在支撐經濟和應對人口結構變化與生產力挑戰之間維持平衡。香港政府已連續十多年實現財政收支盈餘,具有充足的財政儲備。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特區政府的財政儲備為9572億港幣。 2020年在經濟急劇放緩的背景下,香港政府推出了大規模的財政刺激政策,政府財政赤字率攀升至9.3%;2021年隨著經濟的好轉,政府財政赤字大幅收窄至0.6%。同時,香港政府的債務負擔很低,一般政府債務佔GDP的比重始終維持在5%以下,2020-2021年在寬鬆的財政政策下政府債務負擔小幅上升,2021年末約為GDP的4.5%,維持在很低的水平,而利息支出佔財政收入的比例接近於0。近期面對第五波疫情,香港政府採取積極的財政政策,緩解中小企業資金周轉壓力,預計2022年財政赤字率將上升至3.3%,而政府負債率將小幅下降至4.3%。長期來看,需關注人口老齡化等結構性問題對於政府財政收支及財政儲備的影響。

 

香港特區的對外償付實力很強,經常賬戶長期保持盈餘,充足的財政和外匯緩衝、有效的金融監管以及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為其對外融資能力和流動性提供保障。香港經常賬戶以及淨FDI長期保持順差,2021年經常賬戶餘額佔GDP的比重為6.8%,較2020年基本持平,淨FDI流入佔比為14.5%,較2020年回升4.6個百分點。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完善的匯率制度為其對外償付提供了有力支撐,在國際資本市場上的融資能力很強。此外,香港政府的外匯儲備和國際投資頭寸龐大,2021年NIIP佔GDP比重超過580%。 2019年以來,出於對香港社會事件以及治理問題的擔憂,國際資本外流壓力有所加大,但到目前為止未出現重大資本外流的現象。 2022年由於美聯儲開啟加息週期導緻美元流動性有所收緊,在聯繫匯率制度的機制下,港元兌美元匯率觸及7.85的弱方兌換保證,香港金管局多次向市場注入流動性以維持匯率穩定。同時,考慮到國內流動性整體寬鬆且港股市場估值存在比較優勢,南向資金的持續流入也將為香港市場提供流動性支撐。

 

香港特區的法律體製完善且政府效能很高,全面實施國安法對於穩定香港的政治社會局面起到重要作用,但需警惕西方與香港脫鉤的可能性。在“一國兩制”的基礎上,香港特區經濟和財政政策的靈活度、透明度較高,在經濟、貿易和金融等領域享有明顯的製度優勢,並成為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之一。香港的法律體系和財政體製完善,政府治理效率較高,法治建設處於全球領先地位,在腐敗控制和產權保護方面也處於很高的水平。近年來,由於社會運動發酵產生了一定的社會政治影響,政治穩定性受到一定衝擊,國安法的推出對於香港政治及社會的穩定性起到重要作用。與此同時,在大國博弈和全球化弱化的背景下,香港作為國際貿易、金融中心的地位面臨挑戰,需警惕西方與香港脫鉤的可能性。

 

香港特區的金融監管制度完善,銀行業風險處於較低水平,需重點關注中國房地產調整對於香港銀行的信貸風險影響。香港的銀行業是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G-SIB)的關鍵業務中心之一。截至2021年10月末,銀行資產佔GDP的比重為920%;截至2020年底,總資產管理規模佔GDP的1300%,其中60%以上的資金來自於境外投資者。得益於完善的金融監管制度和有效的宏觀審慎政策,香港銀行業資產質量很高,需重點關注中國大陸房地產市場調整對於香港銀行的信貸風險的影響。同時,在聯繫匯率制度下,需關注美聯儲加息及全球宏觀經濟和金融環境的波動對香港銀行業盈利能力和資產質量的影響。

 

未來可導致評級下調的因素包括:

● 經濟增速超預期放緩;

● 經濟轉型升級不及預期,經濟增長潛力受限;

● 政治及社會穩定性面臨挑戰導致營商環境顯著惡化。